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精神分析 >> 相关理论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人格结构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0-16
人格结构论(structural theory of personality)
  1920年初,弗洛伊德对精神机能的认识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认为,以分域论概括全部精神分析理论是不妥当的,理由是他看到无意识罪恶感(unconscious sense of guilt)在患者内心起到的作用。比如,当患者意识到自己无意识里有乱伦的愿望或杀人愿望时,其症状趋于加重。这个症状的加重,是因为无意识里存在着负罪感。只靠分域理论不能说明这种负罪感,为了解释这种负罪感,他建构起新的心理模式,提出了人格结构论。1923年,弗洛伊德在《自我和本我(The Ego and The Id)》的序言中提出了人格结构论。
  人格结构模式(structual  model)是指作为个体的人格,它的结构是由“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三个部分组成。人出生时,人格是由“本我”和模糊的“自我”所构成。
  “本我”包括生的本能和各种欲望。食欲、性欲、攻击欲望、依赖欲望等都属于“本我”。“本我”没有耐性,也不会延期,只要求欲望立刻得到满足,而且回避不愿意从事的事情和义务,只想做能得到满足的事。它按照快乐原则(pleasure  principle)行事,是在幼稚和未成熟状态下所采取的行动原则。遵从快乐原则的由“本我”支配的人,自私、任性、缺乏耐性、浅薄。
  比如,一个面临考试的女生受到一个很具魅力的男性邀请,如果女生不能把约会推迟至考试之后,而是急于赴约,这个女生就被“本我”的快乐原则所支配。尽管如此“本我”并非十足的“恶人”,相反“本我”是人生满足感和精神能量(psychic  energy)的源泉。“本我”受到过分压制,人就会变得没有欢乐、缺乏生气。进行必要的攻击,或者自作主张等行为,没有“本我”的帮助是做不到的。
  与此相反,成熟的行动原则就是现实原则(reality  principle),是为了最终的满足而将欲望延期的行动原则,也是后面将要说明的主要由自我使用的行动原则。
  人格结构的又一个构成成分“超我(superego)”,是从4~5岁开始发展的。“超我”具有评判“自我”、限制“本我”的作用,有了它的存在,人才不会做出违反社会公德的事情。“超我”是社会理性所形成的“道德化自我”,包括“良心”和“自我理想”。良心也是基督教徒能听到上帝声音的人格部分。“我要以耶稣为榜样,像他那样活着”的自我理想(ego ideal)也属于“超我”的功能。人犯罪后认识到错误并产生负罪感,也在于“超我”的作用。“超我”是感到阉割焦虑的孩子为了回避父母的攻击,学习和遵从父母的训诫和教育而形成的,是父母在孩子的心中内化(internalize)过程中形成的。“本我”是“自我”的一部分,可通过上述的现实经验形成“超我”。
  若父母的教育方式不合理,过分的严格或残暴,孩子人格结构中的“超我”会变得残暴且具施虐性。如果具有了这种“超我”,孩子会因受到“苛刻的超我”的严厉非难而陷入负罪感、忧郁和自卑的泥淖。这就等于,这个人将一生在心里伺奉着严厉的批判者——父母过日子。他们会因经常听到非难自己的声音而变成胆怯,会陷入完美主义,一生过着刻板的强迫性生活。“超我”有帮助“自我”的技能,有帮助评价和调节“本我”欲望的机能,如果“超我”敌视“自我”,就会形成抑郁的人格。前面介绍的L就是这种具有“严厉的超我”的人,因此招致了不幸。她的学习成绩名列榜首,但她的“超我”却说:“没什么可炫耀的,也没什么可高兴的,那不是你的实际情况。”
  残酷的“超我”使人成为受虐者。具有严厉的“超我”的人,是个道德受虐者或具有道德受虐性格(moral masochist/masochistic character)。
  什么是健康的“自我”?
  世上不存在人格完美无缺的人。不仅在道德受虐者内心,即使是在正常人的内心里也会程度不等地不断发生本能性欲求与非难它的“超我“之间的斗争。由于这两者之间的斗争,人的内心经常经历焦虑不安。“未成熟的自我”竭力想控制住焦虑,但这并非易事。因此,它只得借助神经症来安抚焦虑,或者索性逃避到精神病症状的后面。“健康的自我”则能够仲裁这一斗争,并在遵从现实环境的情况下,找出一条合理地满足欲望的途径,从而既适应现实又取得心理的平衡(equilibrium)。因此,“自我”越健康,人的心理自由的空间越广阔。
  下面,对“自我”做进一步的说明。“自我”具有现实感,遵从将欲望延期执行的现实原则(reality principle),使用各种防御机制(defense mechanism)处理内心的焦虑。“自我”通过在意识层面上获得的感觉、想法、体会和行动,认识周围环境并对此做出反应,以维持与现实的关系。因此,可以认为,“自我”是人格结构中发挥意识调节机能的部分。“自我”也在无意识里发挥机能,大部分的自我机能发生在无意识里。
  对所有现实的状况进行评价、判断、妥协、解决,或担负防御机能也都包括在自我机能里。可以认为,“自我”是通过综合知觉和记忆、现实的评价、验证及经验,仲裁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之间的作用等主要机能来调节人格机能的执行机关。比如,当“本我”感到性饥渴,希望实施性行为时,“自我”的机能是寻找客体付诸行动。如果“自我”不去执行,“本我”和“超我”就不能以行动表现出来。
  强壮和健康的“自我”,能够有效地处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合理地满足现实的和社会的要求。具有充分发达的和成熟的“自我”的人,在面对艰难的生活或精神负担时能够灵活地处理;但“自我”软弱的神经症患者、精神病患者和人格缺陷者,往往固执而无灵活性,只能反复地使用某种防御机制和病态的解决方法。
  “自我”是儿童在成长中,通过与父母以及影响其成长的人们之间相互作用而发展起来的。
  安娜·弗洛伊德通俗易懂地归纳人格结构论:
  “人格的三个方面,即本能的、理智的、道德的,各自称为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诸位绝不要把这当成是人体解剖学的用语。这些用语与可以解剖的脑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在脑的任何部位也找不到本我、自我和超我。我们可将它理解为说明人格特征的抽象概念,而不是在身体哪些部位里发生的现象。
  我把本我、自我和超我比喻成神的三种形态,即圣子、圣父、圣灵。这些用语,是为了表现它们所属集团的机能而发明的。三个集团的机能所追求的目的完全一致。如,本我的作用是满足本能欲望。自我也具有与本我相同的目的。自我认识外部世界的变化,对人的内心深处的欲望和外部世界的事件之间的冲突进行仲裁。以文化教养为目的第三集团,是对个人的想法与行动做出道德评判并具有良心机能的超我。超我的机能,以帮助个人作为社会的一员生存下去为其目的。”《安娜·弗洛伊德哈佛讲座》。
  健康的人格是本我、自我、超我等三个人格结构成分处于均衡的状态。
  精神分析采用结构论后,精神分析技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再也不像过去那样,一味地追求澄清无意识和过去,而是更多地关心自我在成长过程中如何解决冲突,关心自我如何处理环境问题。本我(id)心理学主要关心自我和内心欲望的斗争,可是自我心理学对自我如何处理环境也很关注。作为问题解决者(problem solver)的自我,随时要与本我、超我以及外部现实的要求相遇。这些要求相互矛盾时就会发生冲突。自我的作用就是解决这些冲突。自我为了缓解冲突,会采用妥协方式(compromise formation),有些妥协方式可能成为症状。症状是在某些特定冲突情况下,自我可能找到的最好的妥协方式。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分析过程就是发现和解决这种冲突的过程。
  玛格丽特·马勒的分离-个体化过程
  纽约的儿童精神分析医师玛格丽特·马勒等人观察了出生后直至3岁的幼儿成长过程。他们将这个过程称为分离-个体化过程(separation-individuation process,Mahler & McDevitt, 1989)。这个过程中,孩子起初认为妈妈会满足自己的一切要求,可是有时孩子的要求会不可避免地遭到拒绝,于是乎便在孩子的心里出现了满足自己要求的“好妈妈”和给予自己挫折的“坏妈妈”两种妈妈,最终,统一到妈妈是始终如一地给予自己关爱的印象上来(恒常客体object constancy),以此完成个体化过程。
  虽说是完成,其实仅仅达到初具形态的完成而已。这个过程将要持续一生。
  马勒认为,孩子之所以会在出生后24~36个月时能暂时离开母亲,就在于此时孩子已形成了自体表征和客体表征(self and object representation),已将自己和母亲的表征内化(internalization),故而离开母亲不会感到焦虑。
  内心世界里产生的客体称为“内在客体(internal object)”。如果分离-个体化过程进展顺利,对自身的认同(identity)建立得早,可成为自我概念的稳定基础。
  马勒将孩子与母亲分离的心理过程分成几个时期(各阶段会有重叠):
  ●第1期:正常自闭期(the phase of normal autism; 0~2、3个月)。用精神分析用语来说,即不存在客体的“无客体(objectless)期”。这一时期的幼儿无法区分自我和非我(客体object),认为世上所有的一切和自己都是一体。
  ●第2期:共生期(the symbiotic phase; 2、3个月~4、5个月)。母子共生期是指心理共生,孩子无法区别我(I)和“非我(not-I)的客体”,也无法区别内部和外部。婴儿能够识别母亲,母亲也宠爱孩子,感情深厚的时期。
  ●第3期:分离-个体化期(the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phase; 5个月~36个月)。这一时期又有4个亚期(subphase)。
  ◆第1亚期:区分期(differentiation  subphase),出生后5个月~7个月,为母子共生的孵化(hatching)期。出生后5个月,幼儿的感觉系统得以发展,并开始关心自己之外的周围事物,对环境的探索是最重要的行动特性。此期可认出母亲,对陌生人认生。
  ◆第2亚期:操练期(practicing  subphase),出生后7个月~16个月。由于孩子在这期间能够爬行或走步,会兴致勃勃地四处爬行、摸索,好奇且不知疲倦。就个体化期间而言,这时候是孩子心情最好的时期,孩子因为能够自主身体而兴奋不已,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是自恋的最高潮时期,是对自身和世界充满爱的时期。
  在这期间,幼儿的注意力会从母亲转移到周围的玩具、牛奶瓶等无生命物体上。他会对事物仔细观察、闻味、触摸。某一种无生命体的物体可能成为其过渡客体(transitional object),当母亲不在时,可以替代母亲。孩子喜欢自由地来回爬动,可是远离母亲又感到不安,于是立刻返回到母亲的身边,如同汽车需要再加油(refueling)一样,孩子在确认母亲的存在后才会放心。这时候,一旦孩子发现母亲有要外出的苗头,就不想离开母亲的身边。通过操练,孩子将自己与所爱的客体等同看待,开始显露出认同(identity)和个性。
  在这期间,孩子的行动取决于孩子与生俱来的气质和母亲的养育方式。有的母亲注重培养孩子的操练(practicing)、独立(independance)、自主(autonomy);有的母亲则阻止这一切,只求继续维持与孩子的共生关系,不让孩子独立,或对孩子提出过分的要求。
  只要母亲关怀备致,孩子总兴趣于探索新鲜事物,有时热衷到忘记母亲的存在,甚至碰伤了而不知疼痛。他们只在肚子饿时才寻找妈妈(再加油 refueling),吃奶不只是在肉体上抵抗饥饿,还是一种心理上的补给。
  ◆第3亚期:调节期(rapproching  subphase),出生后16个月~24个月。此期孩子更确切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母亲是分离的。由于放心步行,孩子的活动范围增大,可以乱摸乱动家里的各种物品,于是在与母亲的控制之间就发生了冲突,即孩子的欲望与母亲的妨碍之间发生了冲突,孩子的自主(autonomy)和母亲的控制发生了碰撞。
  这是孩子自主贪欲很大的时期。这时期,孩子想把新获得的各种才能展示给母亲,因而希望母亲留在自己身边,非常关心母亲的去向,会为母亲的不在而不安。
  同时,意识到世界并不依照自己的意志运转,知道征服世界的过程中存在着无数的障碍物,也明白了自己和母亲不是一体,只有用语言沟通,母亲才能明白自己的要求。孩子与母亲一同学习语言,学习用来沟通的一些象征行动。
  孩子懂得了母亲和自己并非一体,自己关心的事和母亲关心的事也许不同,因此应放弃无所不能的想法以及夸大无边的妄想。在这种认识过程中,孩子可能会和母亲吵嘴,在给予孩子母爱的好妈妈(good  libidinal  cathected  representation,  good mother)与对孩子的欲望拒绝、妨碍、责备的坏妈妈(libidinal withdrawal representation,bad mother),这两个分离的妈妈(splitting mother)之间感到焦虑。分离的(split)母亲给孩子带来焦虑,马勒称这种状态为“调节危机(rapprochement crisis)”。
  这一时期,母亲往往在孩子离开时到处寻找并拉到身边,而孩子真的回来寻求呵护时,又冷淡地对待,并将之赶走。母亲的这种行动表现得极端和病态时,就表现为孩子听话就溺爱,孩子稍不听话就冷淡。这种情况下,孩子通常感到迷茫无助:原来好好的妈妈为什么一下子变得如此无情呢?孩子不相信这两个妈妈是同一个人。打个比喻,当一杯“好妈妈”的牛奶里混进了“坏妈妈”的毒药时,这杯牛奶是没法喝的。所以孩子想把“两个妈妈”分离(split)开来。这时候,孩子对母亲或母亲的代理人的表形,不是绝对的好就是绝对的坏(total good or bad),对人的关系开始出现了两极化。
  近代精神分析家们推断,这样的病理性母子关系可成为孩子成长后边缘人格障碍(borderline condition)的主要原因。边缘人格障碍者的心里,总存在着分离的客体(splitted object)。将这种对人关系轮换地投射到客体人物上,故而反复地出现,时而将客体人物理想化,时而(不满意时)贬低客体(idealization and devaluation of the object)。当与客体人物的距离太接近时,边缘性人格障碍者惧怕自身的存在被吞没(fear of engulf);距离太远了,又怕被抛弃(fear of abandonment),因而与人交往时经常焦虑地调整之间的距离(distance regulation)。这种心理特征与分离-个体化时期中调节期孩子的心理冲突非常相似。
  好妈妈应该适度地满足孩子的要求,并有分寸地给予挫折(optimal frustration),但要避免对孩子造成冷淡和绝情的情感创伤。母亲不可对孩子过于严厉,理想的是,孩子和母亲之间保持适当的协商与和解。孩子应该经常感受到母亲的慈爱(emotionally available),并能推测母亲的行动。母亲也应适当地鼓励、推动(gentle push)孩子朝独立的方向走。只有这样,孩子才能认识到个体自主性(individual autonomy)的现实可行,才能抛弃狂妄自大(belief in his magical power),才能顺利地转入到下一个客体恒常的发展阶段。
  ◆第4亚期:恒常客体形成期(on the way to libidinal object constancy),出生后24~36个月。此期,在孩子的心中母亲的表征不再分离为“好妈妈”和“坏妈妈”,认识到虽然有时妈妈责怪自己,可妈妈始终如一地爱自己。这是“好妈妈”和“坏妈妈”的表征合二为一的时期。只有这样,才能长久维持相对稳定的人际关系。
  恒常客体是由于母亲的内化而产生的。始终如一的“好妈妈”的表征在孩子心里内化,产生了恒常的客体,孩子会在必要时动员内化的母亲,以获取安慰和力量。如此一来,可以在母亲不在时以心理的母亲代替现实的母亲。心里有这种恒常母亲的人,不易陷入空虚之中,处于挫折时也能支撑自勉;而没有这种内在恒常客体的人,极易陷入忧郁、空虚和混乱状态,这是因为他们心中缺王恒常客体的作用。
  心里具有恒常客体的人有如下3个特征。
  一,良好的母亲表征(positive attachment to the maternal representation),彼此关系融洽。“我喜欢妈妈,妈妈也喜欢我。”在现实的人际关系中产生的矛盾较少。
  二,将母亲“好的一面”的表征和“讨厌的一面”的表征整合为一个表征。“虽然有时妈妈责怪我,但妈妈是好人。”因此,矛盾情感、退行倾向少,在与人交往时将客体以“好人”和“坏人”分离(splitting)开来看的时候也少,很少挑拨离间。
  三,会适时地利用心里的妈妈表征(available maternal representation)。“妈妈就在身边,发生任何事情我也不怕”。如同真实的母亲始终如一地呵护自己一样,孩子的内心里存在内化的母亲(intrapsychically available)。于是乎,即使很长一段时间离开母亲也能承受。孩子跟母亲离开时间的长短及忍耐程度,取决于孩子恒常客体的程度。有的孩子可以独自玩10分钟,有的孩子可以自己玩上一整天。
  安娜·弗洛伊德对恒常客体做过如下定义(Anna Freud, 1968)。
  “恒常客体是指不论客体带给自己的是挫折或满足,自己都始终如一地投情于此客体(capacity to keep up object cathexis irrespective of frustration or satisfaction)。这就像扔掉没有牛奶的奶瓶的孩子,是还不认为奶瓶这一客体是恒常客体的缘故。可是年龄稍大些时,即使瓶子里没有牛奶也不扔掉,这是由于认识到奶瓶这一客体是恒常客体的缘故。因为,即使没有牛奶,这瓶子还是有用处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