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精神分析 >> 临床案例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母子乱伦案例的心理分析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10

案例报告:男性、17岁、中专,行为举止显得幼稚。三年级下期的一天在上自习的时候,忽然大叫一声“我不是人”,然后向阳台跑去,在同学的阻拦之下,刚稳定后,又忽然奔向阳台,并在反复几次后,最后躺在同学怀中睡去。

 家庭背景:自述父母在他八、九岁时外出打工,由奶奶抚养,管教很严。考入本校后,寄养在叔叔家里,但叔叔经常吓唬他:“不读书,公安局就要来找你;不读书,只能去当棒棒”。

 其他情况:该患者成绩一般;与同学关系不是很好,有两三个同学对他较为敌意;总想讨好老师(经常顺着老师说话);有时头脑清醒、讲话很有逻辑。平时日常行为带有强迫倾向,经常为一些琐屑的小事感到十分沮丧。比如不断地为自己订日程表,上面主要是:“钉一个钉子”,“买两本作业本”之类的小事,并强迫自己完成。

 治疗情况:曾接受过药物治疗,但效果不明显。此后,到校心理咨询中心接受心理治疗,采用行为疗法。但该患者比较喜欢讨好咨询员,每次咨询都自称有所好转,但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讨论及分析

     肖旭:这个案例似乎材料不够,发病那段时间,在其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呢?当时发病的时候,他究竟是想到了什么东西才让他如此觉得对不起人?这在本案中是值得注意的一点。而那些“对不起”人的东西是不是与性幻想有关呢?该患者喜欢讨好其长辈,这种性格是否与其父母长期离开身边有关,从而希望在长辈身上得到一种父母式的关爱。

        秦伟:我们注意到其发病时期是三年级上学期,而且该生成绩中等,也就是说平安地度过了两年共四学期而并没有发生什么问题,但是到了三年级就出了问题,这期间多半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导致了他的发病。   

    杨彦春:从整体上看,我认为这个孩子有一种抑郁倾向,可能是由于一些认识上的问题导致其把问题看得太重,以致感到无法摆脱那种压抑感,于是就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建议最好服用一些抗抑郁的药物,然后再结合心理治疗。

        张皓:他去过华西医科大学就诊,也开了不少的药,而且其父亲经常买各种各样的药给他吃。他有的时候吃,有时则偷偷地扔掉了。

        居飞:从其制订工作日程表来看,我们发现其行为有一种强迫性倾向,而强迫性的症状本质上都是与性有关,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像洗手等典型症状,但是从这一角度来理解问题,我们也许会发现很多东西。   

    霍大同:虽然其发病时是在三年级上学期,但想了解这病的根源,必须从其父母的关系着手,这样问题可能才会清楚。目前,由于资料不足,还不好对此下结论。

        王玲:我认为学生最主要的压力不是来自于性,而是来自于成就。该生成绩一般,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其对学习成绩的看法及其与同班、同宿舍同学的关系。也许是他在学习上不如人意,而感到对不起人。   

霍:另外,我们应该看到这种自杀行为很可能是一种游戏或把戏,真正的抑郁症自杀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的,而癔症性的自杀就带有这种表演性质。因此,我认为他这样做可能有两种原因:

⑴有内心冲突使自己难以承受,但他的求生本能较强,还不想死;⑵另一种可能是想通过自杀来引起别人的关注及同情。这种表演性普遍地存在于癔症个案中,如著名的“安娜·欧”案例。   

    王:我觉得在早期治疗中,患者表现出积极的配合性且进步迅速,这可能是一种移情的结果。患者想借此获得老师的好感,在无意识中将咨询老师认同为某一个人。因为就实际的治疗过程而言,咨询员对该患者症状发生的机制了解得还不多,不可能有那么快的效果。   

    秦:如果假设他的症状是与性有关的,那就应该仔细问一下他,以前是否有恋爱史,是否有过性创伤等。特别是在青春期,这类问题更为普遍。   

    霍:从他讨好老师这一点来看,其人格中有很多的依赖性,这可能与其母亲对他的溺爱有关。而精神分析的理论认为父母对孩子人格形成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克莱茵的“好母亲、坏母亲”的理论更加强调母亲的作用。如果该患者真的与母亲过于粘连的话,那么他的性快感很可能是与此相关,以后只要有关性的幻想时,就很容易唤起这种无意识深处的乱伦感。这也许可以解释其“我不是人”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否真的如此,现在还缺乏材料,需要在治疗中进一步探索。

第二次讨论 

案例补充材料:根据上一次的讨论,在最近两周的治疗中又了解到一些新的情况:

⑴发病前的背景资料:二年级下期换了一个班主任,由原来的女班主任换成了男班主任,使他感到很不习惯。三年级上期开学时见到同学很高兴,但兴奋过后突然感到很痛心、恐怖、害怕、凄凉,这些感觉无法驱走。出现了在教室里大喊大叫的情况。不久后发病。 

⑵发病时的详细情况:当时正在上自习,教室里很安静。突然产生一个念头,“我不是人!”。自述当时想的是“同学、老师都对我这么好,我有这么好的班级,自己也是班上的一员,应该为班上做点事情而没有做,看到大家都在看书,教室如此安静,顿时有一种凄凉、悲痛、冷清之感,让自己想起了很多往事!紧接着就觉得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时就朝窗子外头跑,想从窗口跳出去,有同学立即把他拉了回来,有的同学去喊老师。他被拉回之后又要往外跳,这样反复折腾了两三次,后来终于坐在那儿就睡着了。

注:他在叙述此事时有一个口误,他说:“我朝窗外跑,这个时候有个哥们就把我往外头抽,说错了,是往回拉。” 

⑶恋爱史:在小学就喜欢女孩子,二年级下期(发病之前)喜欢他当时班上的一位名叫L的女生,请她吃过饭,对她非常关心。实习时,学生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是L。后来L知道后非常生气,质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当时感觉非常糟糕,认为两人的关系就此结束了,这件事对他打击非常大。此外,他所提到的曾令他有过好感的异性基本上都是班长或班委,均是较为优秀的女孩。 

⑷近来的情况:在这一初次发病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发病后便休学了。这学期回来后又发了三次病,最近又发了一次。前不久期中考试时,他本可以因病不参加考试,但他坚决要考。可考了前几科后突然决定后几科不考了。后在咨询员那里又表示很后悔,说:“我觉得我胆子太大了,这么重要的考试我从来没敢耽搁过,这次却耽搁了。”

觉得自己很怕回家,不知道回家后家人会对自己怎样。说到这里时显得很紧张,开始发抖,就象他最初发病样子。后又想到家人不会打自己,但会骂自己,于是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⑸家庭情况——与母亲的关系:有时母亲回来后,他还与母亲一起睡,特别在自己难过的时候更是要向母亲提出同床的要求。 

目前总的情况是情绪趋于稳定,症状有所缓解,但病根显然没有消除。 

问题:按理说该患者的内心活动和生活史方面的情况已经出来了不少,但如果这里面含有其症状的真正的致病因素的话,他的症状就应该消失。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虽说有一定的好转,最近却又有几次发病。下一步的工作应如何开展?

 

讨论与分析

 秦:上一次主要是对症状的分析和讨论,当时推断了几种可能:一个是杨老师说的抑郁倾向,如果是则应建议服药;关于“我不是人”这句话,当时肖老师和居飞猜想是其背后的性幻想的暴露,当然这个年龄的孩子有性幻想是很正常的事。但现在这孩子强调因为他没为班上做什么事,因而觉得自己不是人,似乎也能说得过去。这一点是否与性幻想紧密相关或是一种因果关系,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看能不能在咨询中问出来。

另外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

第一:换班主任是在二年级下期,也就是说男班主任带了他一个学期多一点才发病,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换班主任并不是其发病的主要原因?尽管他对此事曾经极不适应。

第二:他与L关系的破裂是在二学年下期,即四、五月份实习的时候。也就是说,这件事过了两三个月才放假,放假之后才返校,开学不久就出现了当大家在教室里安静看书时他大喊大叫的情况。对这一现象的解释可以假设如下:

    ①回忆起了往事。这种往事肯定是很情绪化的往事,不是一般的往事,而且应该是与教室那种冷清的气氛相匹配的。那到底是什么往事呢?会不会是暑假时在家中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件?或者会不会是在返校时见到L又勾起了旧情?从而掉入了一种抑郁的状态之中。

②有一种内心冲突的存在。从各种背景材料来看,我认为霍老师上次分析的这不太象是一种抑郁性的自杀的看法也很有道理。那说明就有一种内心的冲突在起作用,当时唤起的是一个类似不可解决的内心冲突的场景——他自己也可能已经感觉到了的。那么冲突是什么呢?也许可以在咨询中问出来。

不管怎样,这些现象背后的心理过程还大有文章可做。

 

    张:他说见到L,对他比较冷淡,虽然不再责备他,但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热情。他在对咨询员解释为什么觉得自己不是人时,还是老一套,即“大家都对自己这么好,也都这么关心自己,都为集体做了很多事情,而自己没有做”,所以觉得自己不是人,同时也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在咨询中他说“我觉得我很自卑,很弱智”。对换班主任倒没什么,只是觉得麻烦。这周又找咨询员说不想读书了,又问是不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不读书就要被抓起来。 

杨:不可否认,这话中有一种掩饰性。但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因为我觉得他的谈话并不象一个十八岁的人,显得过于幼稚,有没有精神分裂症的可能? 

张:但现在基本上看不出妄想等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兆,只是一种过分的焦虑和恐惧。另外他还说到发病之前的一个事情,不知算不算发病。一年级下期的时候一次上自习时,自己发脾气,一下把桌子掀翻了,好象地震一样。自己也很后悔。他还说就从那件事后,有同学把他当成弱智。但承认这只是自己猜的。他原来的女老师三十多岁,比较漂亮,但是教体育的,管得比较粗。现在这个男老师对他关心得很细。他说他感觉最好的是这个学期刚来的时候,当时咨询老师针对他的恐怖症建立了恐怖等级脱敏,给他做放松练习,效果十分明显,很快恐怖就消失了。但一旦与他拉开距离后,他的症状又会出现。

 秦:上一次说他八、九岁时父母外出打工,他由奶奶带,管得很严。当时大家觉得父母的离开对他有很大的影响。但我的考虑是,都八、九岁了,这种离开与丧失有所不同,不应该是单纯地丧失父母的爱的状态。当然我们可以从他对咨询员有一个情感上的依恋看到他对于父母的要求和态度,但未必是问题的关键。进而讲,换班主任的影响也不应该是第一位的,因为他当时正把情感投到L身上。所以,我怀疑发病最重要的诱因是与L的情感挫折。在被拒绝之后,暑假回去可能会有一些幻想,回到学校后发现这种幻想有很大的落空。发病时的情景是教室里的人都不做声,这类似于女生L对他不做声这样一个挫折感。这正是感情上的挫折产生行为上的倒退的证明。我还是不愿把这种挫折感与父母的离去作一个结构上的匹配。现在不清楚的是扑向窗口那一下究竟是在表达什么?是要吸引大家注意,以希望你们要爱我,要来救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霍:那个语误你如何解释呢?精神分析认为语误与梦一样,具有表达无意识愿望的作用。我们了解到他的同学关系并不好,他觉得大家都不喜欢他,尤其是寝室里的一个男生,他也提到要换寝室,因为和同寝室的人关系处得不好。那么他和L的事发生以后,同寝室的人知不知道?是不是曾经讽刺过他?这也有可能构成对他的伤害。假如有男生对他讽刺打击,那么他可能觉得因L的事情而无地自容。这是一种可能的情况。另一种情况是,他的自杀是威胁性的,希望引起人们的注意,这就成了一场把戏。如果他真的要自杀,就会从教室里离开,比如回到寝室里去。所以我们这里看到了双重的因素,一方面觉得自己没法见人,一方面想通过自杀唤起L对他的关注。实际上这种人虽然表面上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强,但性格相对而言是比较内向的。 

张:不光内向、敏感、幼稚,而且他的自理能力特别差,自身的能力也很难展现。平时经常自责,比如说,他会把一天要安排的事不分大小全记下来,如买一个本子、钉一个钉子这类小事,没有完成就开始自责,这又有一点强迫性人格的特征。 

霍:虽然好象看起来咨询员该问的都问了,但我觉得都很表面,没有看到他真实的动机,整个材料串不起来。一方面他有强迫性思维的习惯,那就说明他应该有很强的超我的约束,否则便不应有这种强迫思维的倾向;但另一方面,同时我们又看到,他生活自理能力很差,这说明家庭的管教并不严,是很放纵和溺爱他的。但无论考虑他考试的行为还是自杀的行为,你看到的都是在耍一种把戏。如果是一个典型的强迫症的话,就不会有这种把戏,而恰恰是其他的把戏,比如洗手、检查。他现在有强迫检查的倾向,但这种倾向与生活不能自理、自杀是矛盾的。当然,这可能与中国文化自身特点有关:中国人在学业方面有一个超我压力,成就期望很高;在另一方面,生活上又被过分地溺爱,形成人格上的一个矛盾。他的行为本身没有表现出刻板性来,虽说思维状态有这种倾向,但也不是完全刻板的。自杀一般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抑郁状态,另外一个是癔症性的,均与强迫症挂不上钩。我的意思是,现在材料不足,找不到完整的解释,因为我们现在既看到了强迫的倾向,又看到了癔症的倾向,然后还看到一种抑郁的倾向。 

居:霍老师刚才说中国的特殊性:一方面学习的压力太大,导致强迫性人格,而另一方面生活中要求太多,导致一种癔症人格。这似乎可以说明“强迫症是爱太多的结果,而癔症是爱太少的结果”的理论。

 霍:爱是一个方面,不是充要条件,一定还有一个约束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强迫症发病的外部条件在于:一方面,患者得到父母的太多的爱,另一方面又受到父母过分严格的约束。 

王:我觉得当时发病的那个晚上,他在教室里感到的那种凄凉感,是不是与八、九岁时在家中被抛弃的感觉是一样的,或者说有一种相似性;而且,如果他第一次发病跟失恋有关系的话,我想到的是,如果这个序列——小学、初中、现在喜欢的都是班长——是成立的,而且小学时就有这种愿望,实际上可以看作是想摆脱家庭、离开家的愿望。现在遇到这样一个挫折,实际上是把他挡回去,回到家庭,那个情景又与教室里的情景是相似的、与小学时恋爱的挫折感是相似的,是不是可以这样考虑? 

张:我比较同意这种观点:就是说他喜欢班上的干部,是不是在表明他生长的环境中没有父母的支撑,缺乏安全感,于是想在班上找到一个有力量的人,找到一个支撑,给他一种平衡。 

王:好象并不完全是这样。因为他父母不在的时候,奶奶对他照顾得很细,而他父母回来后可能是处于一种补偿的心理,又给他以太多的照顾,把他当作一个小孩来看待。 

郑:所以,我同意刚才秦老师的假定,即发病与他的家庭环境不一定匹配。因为从这个背景看来,他的爱可能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他七、八岁时父母才离开,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恰恰是与母亲在一起的,所以他的家庭环境是凄凉的这一假定有问题。恰恰由于奶奶过多的管教,扮演了父母的角色,把他管得太凶,他想摆脱,想与异性建立关系,而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上又没有与异性成功地建立起关系。所以我觉得他的凄凉感应该是从这儿来的。 

秦:可是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呢?就是这个孩子其实智商并不高,只能是中等。我的假设是,如果他智商高的话,就会顺利升上重点高中,如果没有,那很可能只能算是中等智商。这种情况下,加上自己可能又不太刻苦,家中有时过于关心,一旦不如意,家里就可能骂,甚至打。因此在学习上对自己评价不高,所以对班长、学习委员的恋爱倾向也可以看作自我理想的投射。这儿既有性的因素,也有作为成就的因素,是双重的:自己一直想成为这样的人,但成不了。这样也可以理解他和L的关系。在关系断了以后,他并没有马上发病,如果是纯粹的恋爱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发作。他实际上把对方当作自己尊敬的、向往的理想,所以后来自己很着急,认为自己成绩差、弱智,谈恋爱别人也看不起自己。可以推断,当时的自杀也与这个有关系。他对自己“不如人”的评价中也有一种反叛的表达,即反叛奶奶、父母要他读书的愿望,结果构成了一个情结。这个情结一面可以解释强迫倾向,另一方面也解释癔症倾向和他的自卑。关于考试没有考完无疑也是一种把戏,但这究竟是担心考完同学们就不会关注他了,还是别的其他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的是把学习成就当作主线,把两性关系、亲子关系联系起来,这样可以把所有的材料统一起来。 

霍:我个人仍然觉得有可能是他把学业这个问题当作一种借口。因为从学业成就这方面来说,不能解释他自杀的那个行为。自杀是一个高度情绪化的行为,所以需要进一步的考虑。就象张老师所说,他家中对他的期望并不是很高,仅仅要求他能正常毕业,正常读下去。所以很难假设他有较高的学业动机。 

张:他说话时总是说“老师,我是这样想的,老师,我是这样说的”。给人的感觉好象是小学生与老师交流一样。他妈妈说他从小就很会察言观色,他自己也记得起常常从妈妈的脸色看到自己事情做得对不对。他自述父母关系很好,在他小时候两人就南下打工,后来发现不好照顾孩子,父亲就先回来了,现在,母亲也回来了。 

秦:如果我们把他对老师的态度看作是他对母亲态度的翻版的话,那就说明他从小和母亲的互动是有问题的,且创伤在母亲离开之前就埋下了。只有在母亲一方面非常严厉,另一方面又对他非常溺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这样一种对待母亲,以及对待老师的行为模式。因为,来自母亲的严格管束意味母亲并不把他当作一个独立的、有主见的、可以自己决定自己事情的成人来看待,而另一方面溺爱又使来自母亲的行为规则不能够成功地内化为他自己的行为规则,从而使他处在仅靠外部规则约束的孩子的状态。 

居:那么他非常善于察言观色是否说明他的智商很高呢?如果是的话,就与刚才秦老师的假设矛盾了。 

霍:刚好相反,一般来说,人际关系的敏感往往影响学习,如果这在男孩子那里不太清楚的话,至少在女孩子那里是很明显的。不少女孩子就是能察言观色,能说会道,但学习不行,因为情感投射的方向不一样。

 杨:他父母对他可能确实比较溺爱,但还是可能有一些威胁性的愿望。我们常见的情况是,往往大人可能觉得不怎么样,但孩子可能觉得很焦虑,很不安全,所以孩子只有通过迎合家长来获得关注、爱。这样对小孩的后果是:一方面会很自卑、没有自信、很敏感,希望得到周围的肯定和接纳;另一方面对自己要求又很高,希望完美,形成一种强迫性的倾向,于是形成一种很矛盾的行为。 

张:我接触到的有很多这样的孩子,我常常把这个案例介绍给他们的家长。作为一个教师的立场来看,父母亲把自己的愿望过多的投射到孩子身上,因此孩子的生活过得很累、很矛盾。 

秦:这也与社会压力有关,社会对成就的期望太高。特别在幼儿园时,如孩子胖、瘦、身高如何以及脸色好不好,好象都是父母的罪过一样。 

霍:也许我们可以归纳一下大家的讨论。该男生的发病机制仍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的人格特征有极强的依赖性和孩子般的行为举止,是清楚的,这表明他与母亲的关系一直都太近且相当紊乱。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在母子关系中关于行为规则的传递和内化的问题,现在我们想指出的是,在母子关系中的情感问题: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还经常要求与母亲同床睡觉,这一方面意味着他的力比多投注仍然固着在母亲身上而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充分的转移到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