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图片

格式塔

家庭

 合理情绪

行为疗法

精神分析

森田

认知疗法

求助者中心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心理疗法 >> 精神分析 >> 精神分析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精神分析治疗的实施方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3-31
精神分析治疗的实施方法 心理分析的治疗方法有: □自由联想 这种治疗方法的具体做法是,让病人舒适放松地躺着或坐好,把自己想到的一切都讲出来,如童年的回忆、过去的经历、个人的创伤、使自己害怕的事。病人必须随时把浮现在脑海里的任何观念、想法全部说出来,无论与疾病是否有关,甚至一些似乎毫无意义、无聊的想法都应讲出来。医生不要轻易地打断。当病人所谈的内容不能流畅地叙述或避开所谈的问题而言其他时,往往便揭示出症结的关键之处,这也将成为医生进行心理分析的突破口。此时治疗者的任务就是要帮助病人克服这种意识的抗拒,用同情的语调引导病人将伴有严重焦虑和冲突的事情引入病人的意识中,将压抑的情感发泄出来。由于许多事情属于幼年时代的精神创伤,当时所产生的情感反应通常是比较幼稚的,现在当病人在意识中用成人的心理重新体验,就比较容易处理和克服掉,这叫做情感矫正,这样病人所呈现的症状也就自然消失了。自由联想贯穿于整个治疗过程。 □梦的分析 弗洛伊德在他的《梦的解析》中,认为“梦乃是做梦者潜意识冲突欲望的象征。做梦的人为了避免被他人察觉。所以用象征性的方式以避免焦虑的产生。”弗洛伊德在给病人进行治疗时,病人时常提他曾做过的梦,由梦的内容进行联想,可引用许多无意识的材料。弗洛伊德通过对梦的研究,发现梦是通向无意识的一条迂回道路。 在梦中所出现的几乎所有物体都具有象征性。梦的工作通过凝缩、置换、视像化和再修饰才把原本杂乱无章的东西加工整合为梦境,这就是梦者能回忆起来的显梦。显梦的背后是隐梦,隐梦的思想,梦者是不知道的,要经过心理分析家的分析和解释才能了解。对梦的解释和分析就是要把显梦的化装层导揭开,对求其隐义。以下仅举一例说明梦的分析过程: “一女病人叙述他梦见一个陌生的蒙面男人闯入她二楼的卧室,偷走了放在抽屈中她所心爱的首饰匣,被她发觉大喊一声‘谁’,那蒙面人冲出阳台仓惶逃走,她追到阳台,往下一看,发现他已跌死在楼下,因而被吓醒。”治疗者通过病人多次自由联想,了解了她的家庭生活和与丈夫的关系后就清楚这一显梦的象征意义,原来她的丈夫对她不忠实,隐瞒了有外遇的事实(蒙面的陌生男人),欺骗了她的感情(偷走了首饰匣),她很气愤,诅咒他没有好下场(他跌死大楼下),但又不愿他真的离她而去所以又大喊一声(提醒他)。通过对隐梦的分析使病人清楚焦虑情感的根源,应该怎样正确处理与丈夫的关系。 释梦时,治疗者不要把自己的观点毫无掩饰地灌输给病人,而应该边分析边启发,最终使病人得以领悟。同时还要注意:释梦和自由联想在治疗中是同时进行的。 □阻抗分析 弗洛伊德在使用自由联想法不久,就发现病人在联想时并不自由。具体表现为:自由联想过程中,病人在谈到某些关键问题时,就表现为联想困难,会出现谈话中断、叙述缓慢,而且对梦的任何细节都回忆不起来。这就是治疗过程中的”阻抗现象”。后来,弗洛伊德意识到慢慢地发现这种抗拒有些是有意识的,而大部分是无意识的。也就是说,病人对治疗的这种强烈抵抗,自己无法意识到,也不会承认,他们可能还会为自己的这种无意识行为寻找理由,进行辩解。 产生阻抗的根源是由于无意识里有阻止压抑的心理冲突重新进入意识的倾向。当自由联想的谈话接近这些无意识的事实时,无意识的抗拒就发生了作用。因此阻抗的发生,往往正是病人问题之所在。无论其表现形式如何,阻抗会一直贯穿于治疗的全过程之中。阻抗一方面是治疗的障碍,另一方面是治疗的中心任务之一。治疗者需经过长期努力,通过对阻抗产生的原因进行分析,帮助病人真正认清和承认阻抗,治疗便向前迈了一大步。 □移情分析 当一个在幼儿时,跟自己的父母所经历的特殊与感情,往往会固定下来,日后与具有权威性的,类似父母的人们,如老师、医生与治疗者接触后,也会产生这种“移情关系”。病人与治疗者接触后,也会产生这种“移情关系”。治疗者通过移情可以了解到病人对其亲人或他们的情绪反应,引导他讲出痛苦的经历,揭示移情的意义,使移情成为治疗的推动力。 移情作用在治疗开始即发生于病人心里,暂时是最强大的动力。这种动力的结果,如引起病人的合作,则有利于治疗的进步;一旦变为抗力,那便是十分麻烦的事情。对移情的这种本质,病人是意识不到的,这就要求治疗者能够巧妙地利用移情。将移情转化为治疗的动力。 □解释 解释是心理分析中最常用的技术。解释的目的是让病人正视他所回避的东西或尚未意识到的东西,使无意识中的内容变成意识的。解释也是克服抗拒的主要方法,其过程就是医生对病人的一些本质问题加以解释,引导和劝阻,使病人对他一直没有理解的心理事件变成可以理解的,把看起来似乎没有意义的想法和行为与可以理解的往事联系起来,并逐渐理解抗拒和移情的性质,只有这样才可以使症状渐渐消失。解释要在病人有思想准备时进行,此外,解释是逐步深入的,根据每次会谈的内容,用病人所说过的话做依据,用病人所能理解的语言告诉他的心理症结所在。解释的程度随着长期的会谈和对病人心理的全面了解而逐步加深和完善,而病人也通过长期的会谈在意识中逐渐培养起一个对人对事正确成熟的心理反应和处理态度。 以上我们介绍了心理分析治疗的具体实施方法。下面我们通过一些具体的案例来说明心理分析疗法在治疗某些心理障碍和心理疾病中的实际应用。 例一①:他的痛苦源于童年经历 某男,20岁,大学二年级学生,性格内向,喜静不爱动。很少与人交往。 但是他学习用功,从小成绩较好,上大学后其学习在班上也属中上水平,还偶尔获得过奖学金——然而,他的精神生活却是特别烦躁和痛苦的。因为多年来,在他的心底始终存在着一种难言的病痛——害怕女生,这种心态经常地折磨着他。他说,每当突然看见或接近女同学时,心里立刻产生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惧感,同时后脑勺还伴有阵发性头疼。比如,有时在课堂上,当眼睛自觉不自觉地一下扫视到前面或旁边的女同学时,马上就感到很不自在,进而慌恐不安,不可自制。此时此刻,他坐卧不安、情绪烦躁,思绪很乱,教师的讲课也听不下去了——有时甚至看见女生较鲜艳的衣服或长发也会有同样的痛苦感受。 几年来,这个毛病一直使他十分痛苦,精神负担很重,又不便对别人说,只好默默地忍受着。为了减少痛苦,他不得不尽可能限制自己的视线,缩小自己的生活圈,从不主动和女生接触,也很有少与其他同学交往,整天静坐一处,独往独来,郁郁寡欢,他自己感到十分孤独和自卑,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不融洽。于是,同学们都说他性情古怪,还有人骂他有精神病。他有口难辩,痛苦不堪。尽管他根本不承认自己有精神病,但内心也越来越怀疑自己的精神不正常。他曾努力设法摆脱痛苦,可是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他也曾几次到校外的医院自费求医,还去过一趟精神病院,人家都说他没有精神病,以神经衰弱来治,开了不少安神、镇静之类的药,服用后也没有太大的效果。后来,他逐渐意识到可能是心理上的问题时,便翻阅了一些有关心理学方面的书和杂志,但也始终没有打到解除自己痛苦的有效方法。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抛开一切顾虑,鼓起勇气,主动来寻求心理治疗了,迫切期望通过治疗为他解除精神上的痛苦。 根据该同学的病症主诉,初步诊断为恐怖性神经症。为了探对产生恐惧症的原因,治疗者重点询问了他的成长环境和主要经历。之后,让他静心细致地回忆以往所经历的重大生活事件,特别是与害怕、恐惧有关的痛苦体验的情境。经过片刻的沉思和回忆,他终于想起并讲出了与病症有关的两件难以启齿的事。 第一件事:大概在他刚憧事的时候(可能在上小学之前)由于家庭居住条件所限和生活习惯地原因,他从小一直和父母同睡一床。有一天夜里,当早已入睡的他从睡梦中惊醒时,突然发现父亲和母亲抱在一起作爱的场面,此时不太懂事的他感到疑惑不解,想看又不敢看,既感到惊奇,又特别害怕。于是,他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动也不敢动地紧紧抱着被子缩作一团—— 第二件事:那是在上初中以后的青春初期,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色情梦,在梦境他紧紧地搂着同班的一名女同学拥抱戏闹,急切地想与她性交,可是最终没有成功,当他被突然惊醒后、心中剧烈,气喘嘘嘘,还出了一身冷汗并有遗精发生——这是他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心理感到特别的紧张和害怕,还为自己灵魂肮脏和行为下流而悔恨不已,几乎一夜没有睡好觉。 从此以后,每当他想起这件事,内心就产生一种负罪感和恐惧感,十分痛苦。这段时间,当地在学校看到那位女同学时就很不舒服,觉得侮辱了她,对不起她,总是有意地躲避她。有时想看她,又怕见到她—— 随着时光的流逝和学习的紧张,上述的两年事在他的脑海里早已淡忘。可是,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大约是高中阶段)逐渐发展到见了其他女生也觉得不太自然,越来越害怕看到她们。不过当时由于高中学习负担重,精神压力大,整天埋头功课,因此尽管病症时有发生,但痛苦还不太严重。没想到上了大学之后这种恐惧感与日剧增,发生的次数的强度越来越厉害。使他的精神负担和内心痛苦也越来越重。 经过分析与诊断,治疗者认为该同学的心理问题,属于典型的恐怖性神经症,由于发病早,持续时间长,程度较重,因此治疗的难度也比较大。通过详细的了解和认真地分析认为,导致该同学对女产生恐惧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少年时期他经历的“两件事”对他造成的精神创伤和因性无知而产生的性恐惧和性压抑的心理病态是病症得以发展、加重的重要主观因素。其病症发生与发展的过程大致可描述如下:“两件事”对他的精神刺激和痛苦体验→恐惧感→对那位女生的负罪感→对其他女生的恐惧→对女生的象征花衣服或长发的恐惧(恐惧变形)。在这一恐惧症的发展过程中,该同学的不良个性如过分内向、压抑、自卑等特点成为病症的温床,从而使恐惧感不断得以强化,促使这一病态心理定势的形成——恐怖性神经症。至于在恐惧时出现的阵间性头疼是由于精神紧张和痛苦所产生的病态反射、完全是心因性有。如果恐惧感消除了,头痛也就不会发生了。 治疗者采用心理分析疗法,把该同学因“两件事”所感受到的痛苦体验而形成的潜意识放到意识状态中来认识,使之得到醒悟。在近半年的时间内对该同学进行了4次治疗,在他的积极配合下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他的恐惧感的发生由多变少,由强变弱,自我感觉良好,从而增强了战胜病痛的信心。到学期末他的病症基本解除,头痛已完全消失。他与同学的关系也比较融洽,特别是与女同学的交往趋于正常。由于卸掉了一个沉重的精神包袱,他的精神面貌大为改观,昔日痛苦烦躁的脸上出现了笑容,生活中有了欢乐。 基本上恢复了一个青年大学生的正常生活。 诊断分析 以上是使用心理分析疗法成功地治疗异性恐怖症的一个案例。在治疗过程中医生帮助并引导患者回忆儿时的精神创伤和痛苦体验,找出了与恐怖对象相联系的心理冲突事件,并使之上升到意识层次,使病人得以认识。当病人明白他的恐怖根源时,治疗便达到了效果。 例二①:“切黄瓜”使他感到窘迫 一位英俊潇洒的研究生坐在我的面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特别怕切黄瓜,无论是在学校的公寓里,还是在女朋友家里,只要看见有人在做菜,清洗黄爪,然后再把黄爪一片片地切开,他就情不自禁地紧张、害怕,能躲就躲过去,否则他会哆嗦起来,从旁边艰难地走过。 他一边叙述着,一边用带迷惑的眼光凝视着我,希望我能解开他心理的疑结。我笑了,笑得几乎出了声。这更加重了他的迷惑,似乎在问我为什么笑,这有什么可笑? 我没有真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追问他:除了黄瓜之外,难道没有别的可怕的东西,比如刀、剪,或者是类似黄瓜的物品?他想了一阵,点点头说: 单独拿刀剪我不怕,但是如果和黄瓜在一起我就怕。 “如果没有刀,只有黄瓜,你怕不怕黄爪?”“不怕!”“这样看来,你是怕刀正在切黄瓜的场面或预示着就要切的情景,是 吗?”“你说得太正确了。”“那么除了黄瓜之外,诸如白菜、西红柿和刀放在一起,怕吗?” “不怕,但如果是香肠、水萝卜,必须切开吃的都怕。”“啊!我明白了。”“你明白什么?知道我为什么怕吗?”“这需要分析才能肯定,不过有一点估计是不会错,那就是黄瓜、香肠对你所具有的象征性意义。”“它们象征什么?”“聪明的研究生,难道这还需要问我?”“我真的不知道。”“或许你不知道,这是因为你把黄瓜和刀结合到一起去了。假如单独看黄瓜、香肠,难道你不觉得它们很像男子的阴茎?!” “这——”研究生显得局促不安,面色有些发红。就这点他没有再说什么。随后他接着说:“有一次,同学们礼拜天聚餐,桌中间摆了一盘水萝卜,男同学每人拿一个咬着吃,我也吃着,感到清脆可口。这时来了个女同学,她拿起萝卜后,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开始削皮。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我感到天旋地转,紧张得全身冒汗,躺在床上便失去了知觉。同学们以为我病了,抬到校医室打了一通吊针才醒过来——”这位研究生仍然津津乐道地叙述着他的感受,似乎对我前面提到的“象征”问题没有在意(无意识地回避)。换句话说,在他的意识中,根本没有把黄瓜和阴茎联系起来。于是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他:“黄爪很像男性生殖器,是不是?” “是,香肠也像,但这和咱们谈的主题有什么联系?”“假定你在宿舍更换内裤时,有个同学拿把刀在你面前晃动,你也有这种感受吗?” “没有这种情况,如果有,我也不会怕,因为这毫无联系。刀可以去切黄瓜,怎么去切——”他的面色突然发白,意识有些恍惚,脑袋靠在沙发背上,双目紧闭,半晌没有动静。 我知道这回是触动了要害,触动了他压抑在潜意识里的故事。为了放松一下,我并没有紧逼,而是迂回地借用了一个电影情节来启发 他的领悟:“你看过美国影响《爱德华大夫》吗?”“看过。”“想想看,你目前的状态与假爱德华大夫的经历有什么共同之处?”“他是怕条纹状的东西,特别是两条平行的条纹。他一见条纹就恐惧不 堪,以致昏倒在地。我则是怕黄瓜和刀。”“他为什么怕条纹?”“因为他童年时曾把二岁的弟弟从楼门外的台阶两旁的滑台上摔下去致 死。他心里一直内疚,尽管事情已过去20多年,似乎一切都已忘记,但两条平行线条(代表着门前的两个滑台)仍然起着某种作用,使他恐惧紧张——”“也就是说平行的线条象征着以前的左右两个滑台。因为这滑台与摔死人有关,所以见到条纹才焦虑不安。是不是?”“是的,有道理。”“那么你能下能联想一下这黄爪和刀的故事呢?毫无疑问,他不会再反对黄瓜象征着阴茎的说法吧?”“——我不知道。”“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那位假爱德华大夫也不知道为什么怕条纹,而是心理医生给他用了术后,他才忆起往事达到领悟的。”“难道我小时候受过某种威胁?”“这种可能性太大了,好好想想,今天想不出来,明天再想,每天想,迟早你会想起‘刀、黄瓜和阴茎’这故事的。”终于在10天之后,这位研究生兴冲冲地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告诉我一个说不清是几岁时的往事: “好像是奶奶在过生日,家里人特别多,妈妈和阿姨们都在厨房帮着做饭菜。我围着妈妈转,伸手向妈妈要黄瓜吃。妈妈不理我,我就哭。站在妈妈身边的阿姨很厉害他说:‘别闹,如果再闹就把你的“小鸡鸡”割下来。’她一边说这话时,一边不停地切着黄瓜(妈妈似乎在切香肠)。在说割‘鸡鸡’时,那刀有意地高抬重落,正好把一段黄瓜震落在地上。她一手拿着刀,一手躬身拾地上的黄瓜,那刀恰好对着我的‘小鸡鸡’,我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捂着‘小鸡鸡’边跑边喊:我不要黄瓜了,不要黄瓜了——” “太好了!这才是你怕刀切黄瓜的真正原因呢,其实你是怕刀割你的阴茎,不是吗?”“按你这种解释,我应该一直怕刀切黄瓜,为什么我这怕到二十几岁才发作呢?” “你问得好,心理奥秘说法在这儿。假爱德华的怕条纹也不是从小到大都有的,而是20年后在滑雪场的一场意外惊吓后才引发出来的,雪橇在雪在上留下了两道印痕,而那印痕的尽头是一具被谋杀的尸体——现在你该能想起来,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使你又把这切黄瓜的记忆复现的了。” “我想起来了!那是去年的一个假日,对门的邻居,一个妇女在做菜,也是她们的一个孩子闹着要黄瓜吃。那个妇女显然是被孩子闹烦了,大喊一声:给你吃!一刀剁下半根黄瓜扔给孩子。随后又说:男孩就是不如女孩老实,你看人家小妹妹就不闹,明天非把你的‘鸡鸡’割掉当女孩养不可——我听了这话真刺耳,不知不觉中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以后这刀切黄瓜便成了我的忌讳了。” “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你的病恨就是童年体验在作祟,其实,你再想想,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谁敢如此猖狂地对待你,敢把你的阴茎割下来呢?当然不可能,那么你怕什么?这就反映了一个心理学上的问题,就是以童年的体验为基础,用幼稚的思想来指导成人的行为。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疾病,就是由此而引起的。尤其是性心理障碍。”—— 诊断分析 案例二是陈仲舜老师的一次手记。同时,陈先生帮助并引导病人回忆自己童年经验:病人在幼时曾受到一位阿姨的惊吓(这位阿姨威胁说要将他的‘小鸡鸡’割下来),而当时病人刚好看到她将一段黄瓜切落在地,于是便将“切黄瓜”与“割阴茎”联系起来。最后,陈教授向病人解释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其病根就是他的童年经验在作祟。这是使用心理分析疗法治疗恐怖症的成功的又一例。 例三①:是什么使他想成为女性 患者王某,男,19岁。系某市服装厂工人。1993年3月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某医院改性手术获得成功”后渐出现一种想法:认为自己内在是真正的女性,只是躯体没有按照其真实的本质发育而导致了他的男性外表,只要通过外科手术,就会还其女性的本来面目。平时看到一些英俊的男性,就会产生一种想拥抱对方并与其结婚的冲动。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焦虑、抑郁严重,表现紧张、怕见人、整日闭门不出。曾在多家精神病院门诊就医,使用药物治疗以及进行厌恶疗法,但情况不见好转,患者内心十分痛苦。最后决定接受心理治疗。 经过详细的询问病史,体格检查和精神检查,确诊患者为“易性癖”。初次会谈时治疗者向患者介绍了一些心理治疗的知识和过程。对患者的病情及内心痉表示理解和同情,使患者认识到自身的状况是一种“性心理问题”,只要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病情是会逐渐好转的。经过初步诊断,决定采用心理分析疗法治疗。 分析性心理治疗以医生和患者一对一的单独谈话为主,每次30分钟至1小时,开始时每周3次,以后随着病情的改善而逐步减少次数。治疗分三个阶段。第一是耐心地倾听病人诉述,让患者在自由联想中随意发言。第二是同病人一起分析史材料,帮助病人提高对疾病的认识。第三巩固成绩,提高疗效、预防复发。 通过数次会谈,治疗者对患者进行自由联想,对患者的情况有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了解。从而开始与病人一起进行分析:患者自小是在保姆(女性)的照料下长大,缺乏父母、尤其是父亲的教导。只能依恋、亲近于保姆,并常常模仿保姆的言行。由于保姆偏爱女孩,又将其女装打扮,使其无意识中在学习怎样做一个女人。又由于保姆的宠爱,养成了孤僻、不合群的性格,上学后亦缺少男性玩伴。他的“心——性”发展无法顺利地达到成熟。一种“女性意识”逐渐植入幼小的心灵。然而,随着年龄增大而出现的男性特征,所受的教育和社会的道德准则使其“女性意识”被压抑入“潜意识”中。现在其进入青春期后,由于经受到自身内的在性本能发动而失却了儿童期的那种平静的内心平衡。与此同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报上关于手术改变性结构的报道,促使其潜在的“女性意识”突破阻抗而进入意识层。 即出现了目前的认为自己本质是女性的变态心理。 通过自由联想,使患者内心积聚很久的压抑情绪得到了发泄。 再通过医生的分析解释,患者开始理解和认识了自己的结症所在,原有的想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症状也逐渐消退。 以后的几次会谈,治疗者对以上的分析解释进行反复强化,并应用人际关系治疗指导患者怎样去适应外界环境,增强其对内心矛盾的应付能力。前后经过12次会谈治疗,治疗结束时患者已能回厂上班。半年后随访,症状未复发,患者工作顺利。 诊断分析 这是采用心理分析治疗中的自由联想法对一例“易性癖”患者的治疗,治疗者严格按照心理分析法的过程进行治疗,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本例说明了分析性心理疗法可以用于性心理障碍的治疗,而且起到了药物治疗未能达到的效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