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女性新闻 美容 瘦身 情感世界 女性心理 女性健康 女性课堂 闺中秘语 情感倾诉 细说婚姻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女性频道 >> 情感世界 >> 闺中秘语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我真的爱上了包养我的富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9
         这是个多雨的季节,心也仿佛受潮发了霉。远离那个令我心碎的城市,回到这个阔别多年的故乡,我的心却仍旧陷入一种茫然与担忧中。在这场难以启齿的所谓爱情的游戏中,我心中的阴影始终抹不去,解不开。于是,我想,可能这个阴影要用我的一辈子来忏悔了……
  在认识紫玉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孩。从小到大从没有过惊天动地的举动,即便是爱情,大多也在暗恋阶段便被各种各样的意外而扼杀,直至紫玉的出现,我才发现自己生命中还真的有些故事。

  无助之时偶遇好心女
  在2002年,我从省里一所大学毕业。那本用三年寒窗苦读换来的工商管理专业大专文凭,没有让我在家乡省城我地区市里找到工作,就是连在家乡的县城都没有我一席之地。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就连我的亲戚也没一个有一官半职的。这样的结果,就导致我几年的大学光阴和家里连借带苦挣的几万块钱打了水漂——还不如一个中专生,他们还有学校包就业,而我只有望“职”兴叹的份。
  家里的窘迫让我心里慌乱,父母脸上的皱纹和被生活重担压驼的背也让我心酸,我不敢再在家里呆下去,决定出去闯一闯。
  第二年春节后,在朋友鼓动下,我父亲找信用社借了二千块钱,一个人闯到了海南。可海南的就业竞争比内地更为激烈,一个多月后,同行的两个伙伴都找到了工作,而只剩了我还无着落。我带的钱不是被扒就是求职也用光了,没办法我只好借住在伙伴们出租的房子里。
  记得在一个星期日,那是我永远记得的一天。那晚,两个伙伴陪我喝酒,我说我打算回家,他们便为我送行。在一间不大的那间酒吧里,我哭了,或许是心里不快和失落,我醉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怎么回事,出门时,我与一伙陌生人发生了冲突,那其间的过程以及事情是怎么了结的,我也浑然不知。这是第二天听两个伙伴说,对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开车送我们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醒来已是下午,朋友留给我一张纸条,说是那女人留下的,叫我拨打这个手机号码。我莫明其妙地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一拔通,我就听到了是一个很好听的女人的声音,很纯正的普通话,她自称紫玉。紫玉说,从我朋友处知道了我的难处,她愿意帮我找个工作。并叮嘱我第二天早上会来接我。
  我不明白这个陌生女人为什么要帮我,但能找到工作,足以让我欢欣鼓舞。那晚,同乡的伙伴下班回来告诉我,紫玉就是昨晚送我们回家的女人。
  隔天一早,我刚洗漱完毕,紫玉就到了。她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不算特别漂亮但却让人感觉舒服。她着一身宝蓝色的套装,化偏重但不过分的妆,她的眼睛很大,个子很高,周身却透着一骨子的冷气,一瞬间,我有些恍惚,问自己是不是碰到歌星王菲了?当然,她不是王菲,她叫紫玉。我带着行李跟她上了车,两个伙伴拍着我的肩膀叮嘱:“好好做事,春节一起回家过年”。
  紫玉把我带到了一个高档小区的小别墅,这房里设施齐全,前卫现代,让我惊讶无语。紫玉说是让我先住下,工作的事不能急,她会慢慢来总会办妥的。有了住处,有了热心的“熟人”,这让我大学毕业近一年后第一次有了安稳的感觉,我心里非常高兴。
  她给了我意思不到的生活
  半个月过去了,紫玉每天早出晚归。每天饭菜,她都叫一家饭馆准时送到家,平时如果有其他需要,可以随时打她手机。紫玉每天必来,来时,都会陪我聊天,聊家庭,聊以前,聊现在,聊以后,总之她好象什么都感兴趣。
  但每次围绕着我聊,她很少提到自己。我想,她或许自有难处,也没有问她太多,只知道她三十五岁,是东北人,很早就和男朋友到了海南。现和男友分手,自己开了一家公司。这套豪华的小别墅,只是她很多家中的一套。
  有一天,紫玉带我到一家星级宾馆参加一个酒会,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进灯红酒绿的奢华场所,杯盏交错间,我表现得傻乎乎的,心里极不自在,连眼神都不知道该落在哪里。舞会音乐响起后,紫玉很快就淹没在那些旋转着的男男女女中,我趁机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独自喝咖啡。
  那咖啡苦极了,我把面前小圆桌上的糖,加了一包又一包,直到确认它不苦了才端起来。抬头正要往嘴里送时,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紫玉坐在了我对面,正紧紧地盯着我手中的糖包。
  我不知道紫玉是什么时候坐到我对面的,看样子她好像观察我的动作已经很久了。我笨拙地将手中的糖包递过去,问她是否也要在咖啡里加一点儿。她冲我笑着摇摇头,指着自己的杯子说:“我还嫌不够苦呢。”说完又喝了一口。我很尴尬,只好自我 解嘲地说,自己只喝过速溶的雀巢和麦氏,这么苦的咖啡还是头一次尝到。她马上善解人意地告诉我,这种咖啡叫“esprosso”,中文翻译成“意大利特浓”,她第一次喝时也是不习惯,后来慢慢品出苦咖啡的妙不可言处,就喝上瘾了。
  紫玉好像对咖啡很有研究,那天,我聆听了很多有关咖啡的知识,并且第一次知道了“capuccino(卡布基诺)” 、“mocha(摩卡)”,这些对我来说还相当陌生的词汇。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那天起,我对咖啡有了某种特殊的情感,我在她房间里找到了各种各样的咖啡,看电视寂寞时便泡上一杯。没过几天,我也渐渐习惯了咖啡的味道,并在喝咖啡时不放糖了。
  正当我能够熟练自如地将一杯杯黑咖啡放进嘴里的时候,紫玉来接我了。她说想请我去喝冰摩卡。我倍感意外又受宠若惊,立即应承了她的邀请。紫玉开着红色的跑车,她边开车边告诉我她从来不去连锁店式咖啡厅,要喝就到五星级酒店,在城市的高空,俯瞰芸芸众生。我装作很绅士地接受了她的建议。到了酒店后,紫玉丰腴的身体陷在酒店的沙发里,慵懒地听我讲述着自己的过去。我告诉紫玉我是在鄂西农村长大的,为了供我上大学,我父母的温饱都成了问题,而我在海南的生活是父辈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后来我跟她打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们喝一杯咖啡的钱足够我的父母在农村吃上半年的油。
  我说这个比喻的时候,紫玉大笑不止,眼泪都快流了下来,却不停地说她能理解我。紫玉告诉我,她老家也在农村,因为过怕了穷日子,她不到十八岁就一个人跑到海南闯荡,栽了不少跟头,付出了一些沉痛的代价后,她才有了今天。紫玉说,她和我其实是一类人,我们彼此气息相投。只不过我们看到对方的时候,一个看到的是自己的过去,另一个看到的则是自己的未来。
  我像听天方夜谭一样,听紫玉说她在海南打拼的经历,冰摩卡喝完了,又换成了红酒。紫玉的内心其实非常压抑,遇见我,就好像那些找不着倾诉对象的人突然拨通了电台热线电话,说起来便无法中断。而我也对这个比我大了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的生活越来越好奇。直到我们回到小别墅后还在聊,紫玉又拿了红酒。
  我们俩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已是深夜了。因为酒精的作用,紫玉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而我也喝得差不多了。突然,紫玉问我:“今晚不走了,我陪你好吗?”
  怎么说呢?我的脑袋突然一片混沌。之前武装的绅士风度一下子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搅得不知所踪。看我手足无措的模样,紫玉笑得更开心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说紫玉姐你不要开我玩笑,但话音未落,她就顺着沙发过来吻我,并把我颤抖的手掌拿到她丰满的胸脯上……那一晚,我和紫玉睡到了一间卧室。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无法拒绝她。
  不得不承认,紫玉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她让我尝试到了过去想也想不到的生活。
仿佛看到了母亲脸上绽放的花
  在工作之余,紫玉几乎每天都会带我出去玩。很快我学会了泡吧、打保龄球、打网球,并且乐在其中。紫玉常常对我说:“我们拼命从农村出来最想要的是什么?不就是要像城里人一样拥有财富和地位,生活得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吗?你接受良好的教育是获得这些的途径之一,但这有风险啊,因为你是在用未知换未知,谁也不能保证你的理想将来一定能实现。如果现在你面前有一个捷径,让你轻松地得到已知,那何必舍近而求远呢?”
  老实说,她的这些观点直到现在我都不太能理解和接受,但我把这些话一个字不落地记住了。可有时候仔细想想,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所以,我理直气壮地接受她赐予我的一切。也许,我骨子里就是这么一个矛盾而媚俗的人吧。
  紫玉给我办了一张牡丹卡,第一次就打了五万元到我的卡上,她说是给我平时的生活费。没找到工作还因祸得福,有吃有喝,还有漂亮的女人,我逐渐打消找工作的念头。在这个温暖的小别墅,成了我逃避生活艰辛的庇护所。
  我试着寄了一万块钱给在家乡的爸妈,打电话时谎说是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电话那头,妈妈激动地哭了,“我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我可以想象,母亲那多皱纹的脸上是绽放的一朵花儿。
  对家乡的那两个伙伴,我也撒谎说是在紫玉姐的公司里上班。他们很羡慕我认识这样一个姐姐。为感谢两个穷伙伴,是他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了我,我决定请伙伴吃一顿饭,一顿他们一辈子也许都吃不上的饭。那一顿我很阔绰,三人吃掉一千九百多块,结账的一瞬,我很满足,当看到伙伴们惊奇的眼兴,我甚至有些莫名的兴奋。
  当年底,紫玉生意很忙,不停在全国飞来飞去,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少。
  紫玉虽然很忙,但她似乎没有忘记我,每天在电话中要我好好照顾自己。我仍然没有出去找工作。钱快用光时,只要一个电话,第二天卡上又马上充实起来。
  也许因为没事可做,没人陪伴,也或许接触女人后的甜蜜,紫玉对我大方的慷慨,让我在没有她的时候格外孤独。我开始酗酒。夜深人静,我烂醉如泥,一身烟酒臭味回家。紫玉打电话来听说我喝了酒,对我说要我注意身体。
 爱上家乡漂亮大学生
  国庆后不久,我一个人到三亚白沙门散心。海滩美丽的景色勾不起我任何欣赏的雅兴。就在那天,我碰到了梅鑫鑫。当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句正宗的武汉话:“今天到哪的吃饭沙”,我习惯性地回头,三个女孩儿正兴致颇高地拿着地图寻找着什么。
  听到乡音我倍感亲切,我象遇到亲人似的主动过去与她们打招呼。经过交谈,她们说她们也是来旅游的。谈到高兴处,其中有一个女孩说要找地方吃饭了,我连忙热情要求请客吃饭,几个女孩也许在千里之外遇老乡,感觉与我一样,就爽快地答应了,答应得最快的那个就是梅鑫鑫。吃饭时,我了解到,漂亮的梅鑫鑫,比我小八个月,就快大学毕业了。
  梅鑫鑫好像对我也很有好感,说到高兴处,我大胆地要了她的电话和学校住址。
  吃了饭后,我们就分了手,她们是在“黄金周”结伴出门旅游的。离开她们后,我又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小别墅。
  不知怎么,我脑海中象放电影一样不断闪现梅鑫鑫的影子,一会儿又很清析,一会儿又很模糊,总是挥之不去,耳连也充斥着她的笑声,我心里一颤:我知道我喜欢上了梅鑫鑫。
  接下来的几天里,总是坐立不安。直到有一天,喝了不少的酒后,义无反顾的购了一张回武汉的火车卧铺。找到梅鑫鑫后,用卡上的钱在学校的不远处租了房,几番“攻击”,梅鑫鑫就住到了我的出租屋里。
  除了周末,每天我都会装模作样地去上班,其实是偷偷的出去找工作,下午回到住处睡午觉,晚上再出去打球,然后装出腰酸背痛的样子又回来。
  为了梅鑫鑫,我下决心戒了酒。终于找到一份在一家电卖场上班的工作,权作打发时间。而一千多块的月薪,对我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梅鑫鑫也对我很好,我和梅鑫鑫在一起我很开心,她会做难吃得不能再难吃的酸菜鱼,也会在我不停抽烟时狠拧我胳膊,而这一切我都很乐于享受。和梅鑫鑫在一起,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我半夜给她盖被子,早上六点多起床给她买早餐,接受她。
 来得漂亮去得也潇洒
  在一个下午,我决定和紫玉摊牌。在电话中把一切都说了,没有一丝迟疑,我说只想要一段爱情想要一个家。
  紫玉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第二天,她又打来电话说想留住我。几天后,她到了武汉,拉着我满城逛,最后不由分说地在武昌一个居民小区买下一套房子。
  紫玉平静地告诉我,她不会跟我结婚,但“警告”说如果离开她将会一无所有。若真相大白于天下,梅鑫鑫会怎么看,爸妈会怎么想?我被镇住了,猛然发现,自己早已悄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紫玉说,房子是为我买的,我满三十岁时会自动转到我名下。她为我买房是想让我有安定感,不再胡思乱想。
  她在说的时候,我脑海里也在同时想像,如果离开紫玉的话,一千多块钱月薪,生活会是什么样的窘相,我还会有幸福吗?我变得前所未有地不自信。
  于是,我只好无奈地对梅鑫鑫摊牌了。那天,我对她说想要分手。梅鑫鑫说你疯了吧,我说我是疯了所以我想分手。
  我语气坚定,表情容不得她不信。她问为什么,我说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我觉得累了。梅鑫鑫没哭,转身就走。当天晚上,她就从出租屋搬走了,留下一封信,最后一句话是:我很后悔,因为你不是男人。第二天,她的手机就再也无法打通。
  我住进了紫玉给我买的房子,那房近六十万。酒精又重新占据我的生活。我和紫玉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每到一定时间,她飞来武汉,住几天又飞走。
  而我不情愿地终于看清,其实我不过是被她控制过的一个玩物。也许她真正喜欢过我,但那绝不是爱。为此,反感由心底升腾。每次当她来时,我都不愿意理她。这样终于在几次以后,紫玉好像对我灰心了,在一次临走的时候,悠悠地说:“你走你的吧,我也给你几万块钱的,这房子我已转了出去,你月底搬走吧。”
  我和紫玉之间温暖的现在很快结束了。她告诉我她要到西部开发一个大项目,从此,紫玉杳无音讯。
  来得漂亮,去得潇洒,这便是我与紫玉的爱情。现在回想起来,紫玉好像上空的一朵寂寞烟花。她在我的生命里只闪耀了那么一瞬间,便以无比美丽的姿态消逝了。她不是无情之人,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火热,她只是寂寞。可紫玉是我的初恋,她占据了我太多的回忆。现在,走在大街上一看到那些高个子、长头发、匆匆赶路的背影,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无限悲哀,甚至会有那么一瞬间,心里疼痛得要命,长时间都缓不过气来。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